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韶华,随风舞 ......

gone with the wind from old Shanghai

 
 
 

日志

 
 

“时代曲”香港时期人气代表——潘秀琼  

2008-11-17 23:18:03|  分类: 海上芳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曲”香港时期人气代表——潘秀琼 - 没派传人 - Dream in ShangHai潘秀琼在澳门出生,成长在大马和新加坡。八岁在儿童歌唱比赛中得第二,十二岁踏足歌台,十八岁起正式登台,成为歌星,和白光、周璇、吴音莺、李香兰、姚莉(姚敏先生之妹)、刘韵、林黛等等同属一个年代或更确切的说要晚半代。她的声音属中低音部,富有磁性又醇厚柔和,更被喻为”低音歌后”徐小凤和蔡琴唱中音是后来的事,潘迪华唱中音也棒,当时“两潘”好有名。蔡琴中音是绝,但有模仿和学习潘秀琼的痕迹。传闻潘唱《情人的眼泪》时候,潘秀琼真的有泪满衣襟的情况——倒不是触歌生情,而是最开始姚敏所作的曲风,和潘秀琼的风格,音阶都有差别,演绎出的效果连她自己都很不满意,于是着急到掉泪。好在姚敏积极配合,加以修改,才有了这首最终流传后世的《情人的眼泪》。两潘是中音的始祖,潘秀琼可以说是把歌唱带到海外去的始祖,她唱了大部分姚敏先生的经典怀旧歌,把怀旧歌唱出了韵味。


    早期百代唱片公司一直是香港歌星的天下,能挤身进去又能在那里长期灌曲的本地歌星,就只有一位潘姐。“时代曲”香港时期人气代表——潘秀琼 - 没派传人 - Dream in ShangHai 除了那只歌词有点奇特的《我是只画眉鸟》,潘的经典名曲有:《绿岛小夜曲》《秦淮河畔》《月落乌啼霜满天》,《兰闺寂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女儿圈》、《梭罗河之恋》、《情人的眼泪》、《¤厘岛》、《白纱巾》、《意乱情迷》、《含羞草》、《寒雨曲》、《回娘家》、《你是春日风》、《小亲亲》、《何必旁人来说媒》《海上良宵》《家花哪有野花香》《月下佳人》《心里的火花》《秋夜》《小云雀》《三年离别又相逢》等。潘的声线在低回中有一种往往教人意料不及的婉转,这是她最大特色。在当时百代,南洋歌星稀少,潘的选曲又多带南洋热带风情,因此是众家之中的一朵奇葩。

       潘秀琼是50、60年代港台地区最为当红的歌星。姚敏对她的歌唱方面的指导令她获益非浅,那时她唱的歌几乎都是姚敏作曲,可以说没有姚敏就没有后来的潘秀琼,所以潘秀琼一直把姚敏当做她的老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首歌在内地也非常的走红,就是很少有人知道这首歌是由潘秀琼首唱的。她的高峰期是在1957年到1967年,她演唱的佳作都是在这个时期推出的,而且她的很多歌曲都是姚敏写出的,所以有人称她为姚派歌手。当年没有排行榜出现,我想如果有的话,这些歌曲都会排在排行榜首位。《何必旁人来说媒》《小亲亲》也是潘秀琼的原唱吧。数十年的演唱生涯,一直到1982、83年间,她才负责歌唱组的工作,当年的很多新加坡的歌手就是在她的调教下成长,由于对音乐的浓厚兴趣,促进她一直延续了教育工作,这也成了她的工作和事业。1999年潘秀琼还在推出了经典翻唱歌曲,潘是歌坛常青树。
 

“时代曲”香港时期人气代表——潘秀琼 - 没派传人 - Dream in ShangHai“时代曲”香港时期人气代表——潘秀琼 - 没派传人 - Dream in ShangHai

 

 

 

 

 

 

 

 

 

 

 

          秋梧迎风的老辈歌者潘秀琼 
                    (摘录自《有凤来仪:似水流光四十年——以歌者徐小凤为中心的音乐神游》 )


        与潘迪华同时代的著名女中音歌者,尚有六十年代即享誉东南亚的低音歌后潘秀琼。如果说白光是精,潘迪华是妖,那么潘秀琼就是仙。徐小凤七十年代曾自谓声音、风格更像潘秀琼,并翻唱过其《意乱情迷》、《我是一只画眉鸟》和《心里的心花》等曲。《你是春日风》老潘唱得是老苍而隽永,小凤则有春意温融、复沓连绵的饱满厚实感,听来恍有《诗经》气象。一个格调老,一个气象大,千秋各具。 

       潘秀琼的演唱就是格调极高,清苍古淡,略带一点病劳劳的感觉。虽不如小凤那般正大沉着,不像蔡琴那么飘缓松悠,却自是一种秋老碧梧人心倦的苍寒和清苦,别有超然孤怀的境界。 

     《情人的眼泪》是潘秀琼的首本名曲,若只听蔡琴或沈丹的翻唱,可能会觉得已趋近完美,但老潘的原唱真是不可超越的,那种自珍自重的矜贵,又深深涵敛着的幽沉之美,真要旧时的大家闺秀才有得起。《庭院深深》原唱好像是归亚蕾,蔡琴唱得很清,带着丝丝怨和伤,宽展的声音随着清风缓缓飘淌过来,深深的惆怅淡淡过去,终于是几分释然。潘没有像蔡那样着力于营造意境,她是直抒胸臆,唱出白发人回首一生的不悔衷肠,唱出一派萧瑟深秋中迎风瘦立的孤怀。同一曲目的演绎,老潘的高格都远非蔡所能及,《寒雨曲》、《绿岛小夜曲》、《魂萦旧梦》、《未识绮罗香》等均为显例。 

       潘秀琼、邓丽君和徐小凤都唱过白光名曲《叹十声》,老潘亦自有她的好,仍是那般老苍的美,似乎气有点儿接不上,其实正如书法中的笔断意连,于将断未连之际见出那枯淡的神韵与意境来。这般境界在京剧中,大略相当于老生里的言(菊朋),蔡则相当于马(连良),凤飞飞相当于余(叔岩),邓介于旦角里的梅(兰芳)、张(君秋)之间,小凤则兼有麟(周信芳)之朴质沉厚与程(砚秋)之深郁遒劲,而又自有正大浩然之象,这方面她有似于生角里的杨(小楼),气象高华,浑然天成。即以这首《叹十声》来说,小凤唱来气象太大,浑厚又悠沉、柔情又大气,倒与歌曲内容要求不甚相谐了。丽君的翻唱就极为完美地表现出了一个弱女子孤苦与幽怜中的美好,她总是这样没有半点儿瑕疵可以挑剔的。

       潘秀琼的嗓音虽然独特,但客观生理条件并不是太好,只是她很好地将不足转化成特点甚至优点了,就以这扶杖危立、秋意萧然的老苍感,诠解出旷远清苍的境界来。徐小凤的气比她更“正”也更“壮”,且不乏温厚而柔和的迷人,力度更够,表现力更强,涵盖性更广。潘的歌声则比徐更老,拟诸人生诸阶段,徐是五十知天命,潘已到六十上下的耳顺之境,显得更为散淡。小凤也“淡”,但却是“平淡而山高水深”的淡而丰厚有滋味,潘就有些气血消褪,偏于枯淡了。譬诸书法,潘秀琼的演唱风格是偏锋枯墨,多飞白,徐小凤则是中锋运笔、横平竖直,她们都达到了极高的境界。书艺至境有“锥划沙”与“屋漏痕”之说,小凤浑朴饱满,如钝锥划沙;老潘斑驳苍淡,如屋漏枯痕,她的意境可形容为“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易老悲难诉”,这品格可称之为“清苍古逸”。 

       阿姊也觉得老潘的歌格调高,只是滋味有些清苦,好在她把持了一个“清”。潘的清苦,呈现的是尝遍沧桑、形影相吊的寂寞秋意;小凤的清厚,却兼采了春风的温静和冬阳的暖意,是华枝春满,是和风穆如。阿姊形容得真是好。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