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韶华,随风舞 ......

gone with the wind from old Shanghai

 
 
 

日志

 
 

爱听老歌  

2008-03-14 13:59:24|  分类: 文艺视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记得小时侯很讨厌费玉清的歌,因为他唱的《一剪梅》“吐字太清晰、太做作、太土”,那时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近20年后的我又是如何迷恋他重新演绎的那些海上旧梦,原因也许只能归于一种——怀旧情结。

 

      明明自己跟费玉清、蔡琴、甚至那些早已作古的旧上海红伶都不是同一时代的人,怀的哪门子旧呢?

 

      当年疯狂迷恋过小虎队、草蜢,上大学期间变成韩流的早期拥趸,大学毕业后忙于生计的奔波,鞋盒里的磁带卷和随身听一起被疏远,酒吧迪厅里的我觉得坐着喝酒水比蹦着撒欢要舒服得多,于是内地唱片工业进入繁荣发达时期的那些层出不穷的新歌和港台歌曲也只有在下班路上的公车和音像店门口的大喇叭的熏陶下混了个耳熟能详而长期不知道是什么名字。

 

      那时的我无论工余时间长短,很多时候都处在怎么才能出人头地、怎么才能拿到更多薪水、我到底适合做哪一行的迷惘和焦虑中,酒精和香烟,到底是刺激还是麻痹我不知道,只知道在寂寞和灰暗的房间与内心世界里,他们是良伴,后来,忘了具体的机缘,在至今也无法记清的情景之下,我爱上了蔡琴的《金片子》,于是在搜索找寻她其它歌曲的同时开始挖掘老上海的歌影年华,从她到费玉清、尤雅、张德兰再到周璇、姚丽、吴莺音、董佩佩……在那拂去蒙尘的岁月留声中感受一种超脱现实的安慰,在小破出租屋中做着自己的繁华小资梦,领悟那些跨越时代的感伤,感受抓不住的温柔……这种偏好一发不可收拾,并一直保持到现在。

 

      记得在北京工作期间,有一次老板马哥开车带着我,放着一首幽忧的老歌,我问,这个是《渔光曲》吧?他居然说“小子可以啊,连这歌都知道,在你们小青年中算不简单了!”

 

      耳畔还在流转着费玉清用慢四舞步的节拍深情唱着的《何必旁人来做媒》,窗外午后温暖的阳光能否把我心底的湿润给照干,背后壁橱里那些返黄的月历牌和宣传海报和着我电脑里大量的老歌,以及烟灰缸里让老婆痛恨的“罪证”,也许就是我今生往后一个人静下来时的最好安慰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