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韶华,随风舞 ......

gone with the wind from old Shanghai

 
 
 

日志

 
 

[原创]与吴冠平谈DV  

2008-06-15 00:30:47|  分类: 文艺视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冠平 

197010月生于湖南攸县。1990 1994年,就读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电影理论和电影史。1995年至今,供职于中国电影家协会《电影艺术》杂志,任编辑部副主任。

主要著作:

《电影手册——艺术电影卷》(主编、撰稿人),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

20世纪的电影——世界电影经典》(主编、撰稿人),三联书店2002

《好莱坞认知的成龙电影》,《电影艺术》杂志2000年第2

《东风东渐—几部韩国电影引发的断想》,《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00年第4期

《在民族主义和国际主义之间》,《当代电影》杂志1999年第6

《影像城市——90年代后期城市电影的阅读》,《当代电影》杂志1997年第3

主要作品:

2003年,故事片《卡拉是条狗》  文学策划

2003年,16集大型电视专题片《经典纪录——大师和他们的故事》(中央电视台)总策划、撰稿、编导

2000年,故事片《八月桂花开》(即将拍摄)  编剧

1999年,18集大型电视专题片《银幕上的新中国故事》(北京电视台)总策划、撰稿、编导

 

 

 

 

                                                            

访时间:2003年6月

 

笔者:吴老师,是什么动力使您么选择电影艺术理论这一研究领域的?

 

吴冠平:喜欢与关注,我个人对电影的喜好跟其他人都一样,而且我对电影关注的更深一些,更多一些,1990年进入电影学院学习电影理论和电影史就是基于这样一种动力,4年后到影协,这一个渐进的过程让我由浅入深地进入到电影艺术的理论研究和创作的领域中来。

 

笔者:前段时间我们的“我就是大腕”颁奖活动由于您出差没能到场,很是遗憾,我把会员的部分作品给您递了过去,您看了以后在电话中说我们在把会员向专业方向引导,削弱了DV的特色。我们自己也进行了反思,可能是由于我们在给会员的教学中过多借鉴了不少正规影视的拍摄手法并且强调后期制作技术的运用所带来的一些问题,我们还是想听听您进一步的建议。

 

吴冠平:上次你给我送来的的那个光盘我看了,我记得当时给你的建议就是——那些影片不够业余,没有让他们做得“糙”一些,过于工整了,意图朝专业化上去靠。我觉得这种工整并不是DV这种设备制作手段所要求的,再好的DV也不可能与35毫米胶片所比的。第二我说的就是我们没有把业余的那种粗粝和生涩的那种感觉表达出来,也就是我先前所说的那种常态美。再有就是那种故事性,作为DV来说,不需要再追求那种传统的语言逻辑,比如王家卫的电影,人家的大机器都可以那样拍,咱们的小机器更应该可以,可能大家在观念上需要改变。我们拿DV来拍并不是想与张艺谋来取齐,而是要有一种以我们的眼光来看,没必要非遵循什么原则,特别是有故事性的东西。DV的最大的功能就是记录,随时的记录功能,该思考的是它的这个功能如何结合到你的故事中去,以充分发挥DV的手段多样性。

 

笔者:粗粝、简拙它本身就体现了一种平时并没有注意观察的真实。

 

吴冠平:是的。当然了,我们还是需要知道一些比如说具体的场景的处理方法。而且在具体的故事编排上还需要再着重,既能体现DV的特色,又能把故事拍好。至于怎么拍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有什么常规,可以打破那种常规性。

 

笔者:您自己也拍过不少DV,那么您对DV拍摄的主题表现有何见解?

 

吴冠平:其实跟DV打交道,也就是从2000年开始,到现在已经三年的时间。一开始我购买DV的“企图”是可以通过DV进行一些专业化的拍摄,也设想过很多的主题。但是后来在使用DV的过程当中,我发现DV作为现代家庭特别亲密的一个电器产品来讲,往往是计划性让位于随意性。曾经我想过将自己装修房子的过程从开始谈判一直拍摄下来——当然这个过程依然可以实施,但也因为多种因素没能继续进行。再比如说我有次突然发现我住的小区有很多柳絮,我就赶紧去拿DV将这个景象拍摄下来,而且我在旁边加了些解说,如拍于何时何地。对于这种随意性的东西能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被别人看到,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它肯定是有用的。也就是说DV对于我个人整个生活状态的记录和我即时性的表达来说是非常有用的,主题是多样化的,表达的是即兴的,而且往往计划性让位于随意性。即兴的东西对于我的DV拍摄来说要比计划性的东西要多得多,拍的一些东西也许只有1分钟或是更长,但是更加生动、自然,更加接近于DV制作的常态——我想大部分的DV制作并不是天天制订拍摄计划的。

 

笔者:在以前与您的谈话当中,您有一句话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业余就是一种力量”,DV现在在我们的生活中迅速的普及,对于很多老百姓来说DV的拍摄基于一种“家庭”的定位,就像您所说的,即兴的东西很多,反映家庭、个人生活的原貌。还有一部分人是怀着个人对影视艺术的理念追求、通过DV设备来进行特定的表现,而这部分人也在民间成为一个群体。您是怎么看待业余中的这两个群体的?

 

吴冠平:我觉得你这个长问题可以分为两部分,一个部分就是我们所说的家庭DV的创作,另外一块就是专业DV的创作。如果我们把这个话题说远一些,比如说电影是在19世纪末产生的,而当时就是大机器生产时代,就是复制。像汽车、各种电器都是被生产复制。照像机、摄像机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有些人就是想把所看到的东西也复制下来。让我们把话题扯回来, DV的出现就是另外一种革命。电影由于技术的原因可能会慢慢变成沙龙,成为只有少数人能掌握、操控的一种艺术,而且除了电影设备本身的昂贵以外,商业性的电影还需要大量的资金,这些都是老百姓是无法达到和实现的——而且电影是经过加工的,无法表现出老百姓原汁原味的生活。DV的出现使大家获得了一种解放,它可以让每一个人都将自己的生活拍下来。作为家庭DV制作的核心就在这,可以随意的将想保留下来的生活状态、情绪状态保留下来。我们不是专业人群,也没有必要去听张艺谋这样的专家去说,但我们可以把自己的事情、经历拍摄下来,那就是我们的生活。所以我觉得“业余”就是DV的特色,业余就是一种力量。

而专业DV的拍摄、制作从某种意义上说,更接近于35毫米胶片电影的拍摄思路,不同的只是用了更低的拍摄、制作的前后期成本,突破其昂贵性。再有专业DV的拍摄也更加的灵活,比如要用大机器去拍摄100个角度的话,那相当麻烦。但DV就不一样了,像《黑暗中的舞者》就是运用100部DV从各种不同角度进行的拍摄。而从美学来讲,可能DV呈现的影像更复杂,DV的那种晃动性可能有更加复杂的美学角度。这种美学当然要结合具体的作品来谈的。从思想上来说,用一个人或几个人的想法来拍摄,它可能带有一定的真理性,但那只是他或他们几个人的思想——比如说导演或是制片——并不能代表每个人的想法。不过相对于商业化的电影制作来说,DV又促进了思想的多元化表达,这种多元化的表达也才有助于我们人与人之间更好的沟通。专业DV是界于专业电影和家庭DV之间的一种东西,是一种矛盾的体现,有自己独立的存在价值。

 

笔者:无论家庭DV,还是专业DV,总之DV让大众突破了电影这门艺术的工业用途和商业性让大众获得了更为广泛的思想情感和观念的表达自由。

 

吴冠平:对,DV就突破了这种影像呈现的昂贵性和独裁性,帮助更多的人证明自己的思想是有意义的。随着DV技术的不断进步,专业化的制作会越来越强,随之会带来一种新的美学倾向。

 

笔者:就您看来,目前国内DV的发展现状是如何的,您最喜欢的DV片有吗?

 

吴冠平:我看的东西主要是专业的创作。记得去年的电影学院独立影像展,当时我的观感很失望,因为在没有看这类作品的时候只是知道有人在做这类东西,看了之后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观念的陈旧,不管是选材、拍摄以及后期的制作,给人一种没钱拍而是在用DV将就的感觉。真正能够拿得出手的好作品来自于观念的新锐、观察的深刻与表现的真实,目前国内DV片还是记录片体裁的居多,故事片比较少。我最喜欢的DV片应该说是那部著名的《黑暗中的舞者》——丹麦的。

 

笔者:我们都知道,目前因为DV的这种创作更多的是属于个人创作,所以各方面都受到很多的局限。让我们的创作者感到无助与无奈的其中之一,就是如何才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作品,与其他致力于DV创作或者对DV影片感兴趣的人进行更好的交流。

 

吴冠平:其实DV是很方便的数码产品,所以在这样的网络时代,完全可以在将大家的作品放到网络上去让人下载让人评论嘛。当然更好的是办一些活动,给大家多些可以交流的空间,象你们组织的DV活动就很好,我也很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

 

笔者:有您这样的专家的支持,我想我们的活动会越办越好,我们喜欢DV的会员以及更多热衷于此的非会员朋友都会得到很多的帮助。并且我们将帮助更多的朋友把自己的作品放到网站上促进大家的交流。

 

吴冠平:借着这个机会我想说的是,对于我个人来讲呢我也是一个普通的DV制作者,特别是在技术方面我也要向大家学习。所以我觉得DDW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交流的机会和场所,非常好。我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来交流探讨。还可以请其他一些专家一起来聊聊,我作为一个DV制作者愿意与大家进行交往!

 

笔者:吴老师,您对“时尚”、“快乐”、“成功”这些理念是如何看的呢?换句话说您在自己的事业追求、现实生活中是怎样来实现并且体会“时尚、快乐、成功”这样一种感觉呢?

 

吴冠平:对于时尚来说,我觉得时尚是要别人看的。有些人的理解中第一感觉是会使电脑、手中有很多的数码产品、穿时尚的衣服就是时尚,但我注重思想的时尚。其实思想的时尚与时代没有什么关系。比如说19世纪末的那些先进派的讲坛主的诗人们思想都很前卫,那也是一种时尚,所以无法从以时代上的隔断来判别时尚与否。当然在现在的社会中,很多人面对的大量的事情都已经采用了物化标准,随口一来——有房子有车就是时尚。呵呵,照我说,时尚在思想上根本无法用物化来衡量的。

回味一下我的事业、生活,快乐对于我来讲,都是由一些些小快乐的组合,比如一篇文章写完了就觉得不错,还比如说与朋友一直没约会、偶然遇到一起就感到很快乐。说起成功其实也是件挺“苦涩”的事情,现实中你必须付出很多以快乐和时尚为代价的事情,做些不快乐的事情,而且可能不那么“时尚”,闷在家里——只是我的个人想法。而且,每个人都渴望成功,大家都在走向成功的路上,所以在这条路上只有艰难,人要学会苦中作乐,精神乐观,有些人觉得快乐就是成功,我也认为,快乐就是一种成功,一辈子的快乐就是成功,我要祝福这类人,一辈子都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