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韶华,随风舞 ......

gone with the wind from old Shanghai

 
 
 

日志

 
 

陈蝶衣小传  

2008-09-13 01:01:09|  分类: 海上芳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蝶衣小传 - 没派传人 - 看韶华,随风舞 ......  陈蝶衣 (1908~2007),江苏常州武进人,原名陈元栋,一说陈哲勋,笔名陈涤夷、陈蝶衣、玉鸳生等,号逋客。     

15岁辍学进《新闻报》做抄写员,后逐渐升为编辑,开始了写作。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陈蝶衣已享誉上海滩的文艺界。他创作过《香格里拉》、《凤凰于飞》、《南屏晚钟》、《情人的眼泪》等许多“流行歌曲”,电影剧本作品有《小凤仙》、《秋瑾》、《桃花江》等。     

1933年他独立创办中国历史上第一张有影响的娱乐报刊《明星日报》,并策划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众参与的选美活动——“电影皇后选举大会”,每期登载各位明星的选票数,选出了第一位影后。     1941年,创办中国老牌名刊《万象》杂志,并出任首任主编。     

1996年,陈蝶衣获得香港创作人协会终身成就奖,这是香港乐坛最高的荣誉。     陈蝶衣是中国一代流行歌曲之王,一生笔耕不辍。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陈蝶衣写下无数经典老歌。六十多年来,中国流行音乐史上一代又一代歌星都演唱过他的歌。代表作有《情人的眼泪》、《我的眼里只有你没有他》、《凤凰于飞》等,周璇、姚莉、邓丽君、蔡琴、张惠妹等人均唱过其作品。   

 

 潇洒才情    周璇、邓丽君、费玉清、蔡琴都唱着他的歌

陈蝶衣的歌词创作高产期出现在上世纪40年代,在以后的60多年间,陈蝶衣创作歌词多达3000多首。因此得了“三千首”的诨号。这洋洋数千首歌词,随着作者一起历经战火颠沛,有部分已处于散佚状态。     陈蝶衣的歌词成就了几代歌手,先有周璇、姚莉、胡蝶,后有邓丽君、潘秀琼、凤飞飞、费玉清、蔡琴、林忆莲。正因为其在创作上一直“推崇的是爱,追求的是美”才使得其歌词不仅琅琅上口而且意境悠远,道出人内心最质朴的情感。华语流行歌坛上一代又一代的歌星在怀旧时分,都会唱起他的歌。    

 70岁以上的上海人大多知道陈蝶衣,上世纪40年代,陈钢的父亲陈歌辛、陈燮阳的父亲陈蝶衣、乐胜利的父亲乐小英常聚会兰心大剧院,听着自己的作品赢得歌迷阵阵掌声。而在剧场戏院的舞台上或是茶馆酒肆的留声机上转动着的胶木唱片有一大半都是出自陈蝶衣与陈歌辛黄金搭档以及黎锦光、陈栋荪、李隽青等人之手。除了与陈歌辛联袂合作外,陈蝶衣还与姚敏、姚莉兄妹成就了“铁三角”组合,由陈蝶衣作词、姚敏作曲,姚莉演绎的《春风吻上我的脸》、《情人的眼泪》传唱几十年而不衰。     

上世纪50年代,大部分上海艺人迁徙香港,“铁三角”组合在上世纪40年代唱红了上海滩之后,继而和黎平、顾嘉辉、陶秦等人一举缔造了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香港流行音乐的第一次猛进期。上世纪80年代,随着借助以卡式录音带为主要载体的港台流行乐的传播,陈蝶衣的名字开始为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所了解并喜爱。     

1952年移居香港后的陈蝶衣,为了生计,他既编报刊又写专栏,同时开始写作电影剧本。第一个剧本《小凤仙》由邵氏公司投资,李丽华主演,李丽华为其角色小凤仙设计了多套戏服,在影片上映后带来一股戏服热,被商家竞相仿造,一度成为流行服饰,并获称号“小凤仙装”。陈蝶衣从此站稳脚跟,随后又写了《秋瑾》、《小凤仙续集》等剧本,也都由李丽华主演,获得好评。1961年,陈蝶衣为邵氏公司编写了黄梅调电影《红楼梦》的剧本,由袁秋枫导演,古典美人乐蒂演林黛玉、任洁反串贾宝玉、丁红演薛宝钗,红极一时,以至于后来邵氏多次想重拍这部《红楼梦》。     但是陈蝶衣在香港主要的工作还是写歌词。几十年来,陈蝶衣已经陆续写了3000首歌词,成就了几代歌手。先有胡蝶、姚莉,后有邓丽君,较近有蔡琴、费玉清和内地的方琼等等。《南屏晚钟》、《诉衷情》、《我有一段情》、《情人的眼泪》、《春风吻上我的脸》等经过蔡琴等几代歌手传唱,已经被公认为经典华语流行歌曲。   

 

 并非靡靡之音 “陈蝶衣”包含了一段故事

《梁祝》作者陈钢的父亲陈歌辛和陈蝶衣两人是一对老搭档,合作的第一首歌就是《凤凰于飞》。他和陈燮阳两人几年前曾在台北开了一场名为《凤凰于飞》的音乐会。据陈钢回忆,陈蝶衣当年就是因为听到其父陈歌辛一首《不变的心》,深受感动,才影响他从“报人”转为“词人”,并开启了两人的黄金组合。    

 陈蝶衣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文人,他身上有文弱的一面,但文弱中又很有韧性。据陈燮阳回忆,当时陈蝶衣为电影《倾国倾城》的插曲写歌词,他跟导演方沛霖说:“国家都要沦亡了,你还在倾国、倾城啊?”他要求把片名改掉,后来改成了《凤凰于飞》,这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陈蝶衣曾在2000年透露自己的歌词创作主要开始于1941年。虽然有段时间他创作的歌曲被称为“靡靡之音”。但一些表面看似表达恋情的歌词实质上却表达了对国家故土之爱。例证包括他借用唐崔护《人面桃花》七言绝句的典故表达连天烽火下故土沦丧的凄惨。    

 而说起“陈蝶衣”这个名字,其中也有一段故事。陈燮阳说,父亲原名叫陈元栋,15岁就进报馆当练习生,抄抄写写,那些大人都叫他“弟弟”,蝶衣就是一个谐音。后来父亲当了主编,用过不少笔名,其中有一个印象特别深的是在抗战时期上海成为孤岛,父亲的笔名叫“陈涤夷”,意思就是荡涤外夷,以此来表达爱国思想。     

蝶,自有美和爱的寓意,陈蝶衣在创作上一直“推崇的是爱,追求的是美”。“花窠”是他书房的名号,张大千的墨迹。蝶衣与花窠,也是巧妙的搭配。据造访者云,花窠中蝶之多,当以百计,大都是工艺品,而陈蝶衣系的领带上也是蝴蝶的图案。     

 

父子恩怨    陈燮阳26年后找到父亲

陈蝶衣有两子一女,长子陈燮阳为中国著名指挥家。然而,这对父子却整整26年不相往来,儿子眼中的父亲始终是个“不合格的爸爸”。原来陈蝶衣1952年抛弃家庭移居香港,直到1978年才恢复联系。在陈燮阳童年的记忆里,父亲不仅抛弃了他体弱的母亲,而且在他12岁那年不告而别去了香港另娶,从此音讯全无。     陈燮阳回忆道:“那时我跟母亲、姐姐一起生活,日子过得很艰难。在这种情况下,母亲心情一直不好,39岁时就生癌症去世了,所以我心里是蛮恨父亲的。”     时隔26年,陈燮阳终于辗转打听到了父亲的消息,并寄去一封家书。捧着儿子的信,年迈的陈蝶衣唏嘘感慨,写了一首歌《我有一段情》,送给儿子。     

2002年,在澳门举行了一场“陈蝶衣作品音乐会”,音乐会上演唱的所有曲目都出自陈蝶衣之手,而担任指挥的是他的儿子陈燮阳。音乐会结束时,94岁的陈蝶衣和63岁的陈燮阳在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中深情拥抱,这是父子俩的第一次合作,也是他们共同演奏的人生交响曲。   

  陈燮阳评价父亲的词说:“他的文字很优美,特别是为歌曲所作的词,文学气息很浓。不像现在的词都比较俗气,他的词是真正的高雅。”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