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韶华,随风舞 ......

gone with the wind from old Shanghai

 
 
 

日志

 
 

央视《一百年的歌声》第二集-视频及解说词  

2009-04-02 12:46:39|  分类: 时代曲大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集展示 

第二集 解说词
 

  主持人:这是百代公司的一栋老楼,现在被改变成了一家餐厅,当年百代的办公室 录音棚,都在这个楼裏边,我们现在能听到的,一些老歌 有不少,当时就是在这个楼裏边写的,在这楼裏边录的 
  赵家其:们当时那个百代公司是相当漂亮的,是一个花园工厂,就是过去叫贝当路811号,後来就改成衡山路了,贝当是法国将军的一个名字,上海一个租界裏头法租界的,它的所有的路名,都是用外国人名字,来取代的这个路名,所以这贝当路811号,解放後我们叫做衡山路811号,门牌号码没有改,这个路名改掉了 
  黎南洋:当时我记得百代公司,是一栋很漂亮的楼,进去以後这个,这个环境我很喜欢去,为什麼 打蜡地板,大沙发 大的办公桌,我爸爸就在那儿上班 
  朱钟华:这栋楼一共有三层,三层底下就是录音用的,二楼是我们那个办公室,三楼那个时候,我们还有那个,灌音部裏头有一些勤杂人员 清洁工,演员经常来的 
  赵家其:就是从30年代开始到1949年前,实际上是1945年以後就没怎麼录音了,就集中正1942年到 ,1930年到1942年左右,也就是11年左右,一共有200个歌星录音,录音1850首歌,其中最多就是周璇,有150首歌 
 
   解说:大都市生存的秘密就是不断制造最新的需求,流行歌曲的大量流行,也让更多的人参加了这个秘密的制造 
  陈峙维:我觉得有一个东西,就是上海老歌,那个时期非常奇特的一点,没有排行榜,只有那种选举三大歌星,选举什麼十大影后,只有透过这样的东西,你可以了解到哪些人受人家的欢迎,还有一个就是,哪些人灌的唱片多 
  吴莺音:我认识黎锦光,黎锦光跟我讲,他说你要不要去灌片试试,我一听灌片我很高兴啊 
  ,它有一张表格,每一个月有一张表格,就是第一个排是周璇,第二个是姚莉,第三好像是不知道其他什麼人了 
  张帆:因为我们那个时候都不出名,不像什麼周璇,什麼姚莉,都已经很有名的了,她是正式以百代公司的,这个名义出的 
  姚莉:应该是先歌曲,後来再配歌词,因为作曲的要跟写歌词的人讲的,我这个内容裏 苦的,怀念一个人的,失恋的 轻松的,然後他就用这个意思,给你写嘛,你先写了歌词 不太好,都是先写曲子,然後再配歌词 
  欧阳飞莺:可能是这样,作曲家就看你的声音是怎麼样,他就照你的声音编 
  张露:我就很喜欢唱轻快的歌,那麼百代公司也找些轻快的歌给我唱,所以我把这一条路开出来,好像是公司觉得我创新了,所以有一首歌叫,其实我也唱得不好我觉得,现在我觉得我真难听,那个时候当我是宝 因为什麼,没有人唱这麼快的歌,就是《你真美丽》,像你你你你你真美丽,那我加了你你你,他说我好像是,自己加一点花样出来,自己会创新,其实我也是照我的,那种感情去唱了 
  周仰西:白光那个时候也在国际饭店,国际饭店就是,现在的国际饭店,那个时候相当於现在的五星级,上海最好的一个饭店,去的也是 吃饭的价钱很贵的,我是付不起这麼贵的钱,那麼她付的起,所以她请客了,我们出去就便宜的付账我付,贵的帐她付的,家庭条件不同了,满滑稽的我们 
  郦佩芳:现在都是外国的时髦,很露 在这儿的,穿的都是裙子,有的是短裙,有的是长裙,跟我们那个时候,30年代到40年代都穿旗袍,都是格格不入的,那个时候都是外人穿的,小女孩听了以後都要学了,都是学校和家长不让多听白光的歌,还有那个时候听白光的歌不正经,说我们 好了,我们都不敢听了,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偷偷地听,她唱的很有磁性,但现在想起来 女中音,她的味道肯定是很足的 
  陈永业:我见过白光一次,我就问她人家说你是特务 
  主持人:她说没那麼回事,我没这麼传奇,就是我很爱国,她告诉我 她很爱国,她很希望中国很繁荣 
  沈寂:从20年代到40年代,我们中国的电影歌曲,流行歌曲,我们不要忘记这些人聂耳,贺绿汀 陈歌辛 黎锦光,後来还有很多人了,姚敏这些人,包括歌星白光 李香兰 周璇 龚秋霞 白虹就是他们,在整整20年裏头,造成我们这个音乐世界 
  杨美明:电台裏面没有什麼东西,两个凳子一个钢琴 
  严斐:也有麦克风的架子,冲著麦克风这样 这样唱 
  金溢:电台都是装的玻璃,外头都看得见的 
  张帆:我经常到广播电台裏头去玩,玩嘛那个电台裏头,经常有时候有一些,歌唱节目呀,有一些演员,一些明星去播音,这样的话 我就很羡慕他们 
  金溢:都是中学生来看我们,还有让我们签名的,什麼都有,他们就是喜欢嘛 
  张帆:那麼回家了以後,我就跟著电台裏头的,播音的那种情况,我就在家裏学,椅子上头放了一个是香烟罐头,做为话筒,我自己报自己唱 就这样 
  黄奇智:那个时代的东西就比较,没有一种很固定的风格,洋 可能它会很绝对地洋,土 它可能很绝对地土,或者是两样,那个什麼张帆是吧,那个《满场飞》,香槟酒气满场飞,你觉得那个很俗气的东西,可是呢 她讲什麼呢,香槟酒 跳舞 爵士乐声响,大家满场飞就跳舞了,就把外国所谓流行时髦的东西,写到题材裏风格他可能保持,就像30年代初一样,保存著那样一个,保存著土的味道 
 
  解说:电台的存在不仅给这些歌星带来显赫的名声,还让这些唱流行歌曲的歌星赚到大钱 
  姚莉:收入很多 很高 薪水很高,那个时候讲大洋,我要拿大概有20个大洋,一个月,16岁小女孩,所以我妈妈好高兴,享福了 她享福了 
  张露:唱了两首歌之後,他们就用了我,一个月挣8块钱,我妈妈绣花一个月,还拿不到6块钱 
  张帆:我还给家裏寄了30块钱,我妈高兴得不得了,到处跟人讲,我女儿寄钱回来了 
  解说:这些唱片只为人们记录下了当年的歌手,而对於那些从以往的岁月中走过来的人来说,听著这些歌星的声音,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姚莉:广东人不用讲了,哇 你的国语那麼好,我说我也不好的,周璇也不好的 上海人,我是白虹姐姐教我,白虹姐姐给我很多,她帮我很多 她提拔我,我很多歌词不容易念,因为那个国语不容易的,尖的圆的 咬错了多难听呀,我自己不要人家听起来,上海的音 上海的国语 不行,我要白虹姐姐教我,她很宝贝我,以前的歌星有一个好处,没有说我妒嫉你,你红了我妒嫉,为什麼还教你,没有好像一个家庭 
  主持人:流行歌曲发展到30年代的时候,虽然说电台已经夺得了它的先声,但是电影和电影院也已经开始成了,发布流行歌曲的重要场所,那个时候都市裏的人生活方式,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看电影那时候是很时髦的,而且那个时候各种电影院,放映不同的电影是有分工的,你比如说,大光明电影院就是专门首轮放映美国电影的一家电影多了,电影裏的歌曲也多了,不知道是这些歌曲,带动了电影的票房,还是电影促进了这些歌曲的流行,总之那个时候电影中的很多插曲,到後来都成了人们喜欢的流行歌曲 
  林墨予:那个大街上,或者是舞厅裏什麼,唱好多好多 播放好多歌,那个播放的歌裏头,也大部分都是,电影的歌曲 插曲 
  佟适古:有好多歌,也都是电影裏头的歌,它都是从电影裏头,一放电影,完了电台就又播,完了这个歌片随著跟著出来,很多 速度很快 
  严斐:《马路天使》的唱歌,比电影的还出名,它那歌《四季歌》是吧 
  佟适芝:看完电影裏头那流行歌,赶紧就学,。不用学 看著就听会了 
  柳和纲:观众 上边在唱,手电筒 俩个人,一个人打手电筒,一个人在抄歌词 
  赵家琪:比如大光明电影院放什麼电影,反正一个电影裏面,有一个主题歌,有一个插曲 有个插曲,所以当时你看完电影,就能在 在它这个门口,百代公司在裏头摆摊子,看完电影当时就能买到唱片 
  张伟:从中国早期实际上,这样一个情况,因为大家知道有声电影,大概从30年代开始的,最早的时候是31年 32年,实际上这还是适应期,真正的有声电影,开始是35年 36年,比较普遍就是有声电影 
  陆震东:因为那个时候分得很细的,有的是电影歌手,唱片歌手 舞厅歌手,电台歌手,比如说像电影歌手,他绝对不会到舞厅裏边去唱 
  姚莉:以前上海人脑子很,不像现在那麼开放,好像觉得以前这种环境,一个女孩子年纪轻轻,你不去上学念书 唱歌,觉得这家裏一定是环境很苦了,受不到好的教育。出来找钱 赚钱,所以他们叫我们叫歌女,没有歌星 因为星,明星不同了 大明星,我们没有大歌星,歌女 好象看不起(我们) 
  黄奇智:因为那个是灯红酒绿的地方,那个是一个不正经的地方,人家去玩的,你去那裏表演给人家看,那个不是很体面的事情,除非是说你,生活上有这个需要,那你去表演 那没话说 
  欧阳飞莺:我出身是很有钱的,我在上海 你知道吗,我家裏开印刷所,大的印报纸的印刷所,半条街就是我家的,我喜欢唱歌,好像从前姚莉很早出来的,在扬子舞厅 那麼我去,我哥哥 我姐姐 姐夫,他们都喜欢跳舞嘛,去了以後 常常那个时候在,上海有一个仙乐斯舞厅,刚看到姚莉到舞厅去唱了,仙乐斯没有人唱了,我的哥哥姐姐都说,你上去唱一个歌,一唱一曲 人家拍手啊,这样我再唱了 我再唱,唱完了 我坐下来,结果罗宾跑过来他说能不能请你来客串呢,这样的客串几天,那我最高兴了。 
   姚莉:上海人 我现在不晓得,就叫白相人 你懂吗,白相人 就是流氓,等於现在香港广东的黑社会,有 怎麼没有,以前我唱歌,所以我妈妈担心,怕这种小流氓来捣蛋你,喜欢你,要陪他们去吃饭,我妈妈所以不准,一天到晚陪著,我哥哥也在旁陪著的 
  黄奇智:民间那个所谓的歌女,就是天涯歌女,你看那个《马路天使》裏头 
  周璇那种,就是她们心目中那个歌女,就是这个样子的,不是一个很高尚的职业,也不晓得怎麼当艺术,只不过是娱乐 
  黄奇智:那《天涯歌女》,因为是电影插曲,而且歌女唱什麼呢 小调,小调是哪来的 民间,民间有什麼呢,好了 就把那大九连环,苏州民歌改一改 出来,配合在那个场面上面,赵丹拉那个胡琴,周璇在那儿弄小鸟在唱,这样子就变成场面的调度,演戏那种的,所以它吸引一般人,去那裏看电影,不看电影的话,光听那个歌,很民间味道,很小调味道 所以很新颖 
  贺绿汀:资料:中国过去用伴奏,怎麼唱就怎麼伴奏了,那个办法是落後的,我是用那个对位体,你唱的时候乐队就没有发挥作用,但是一换了过门了,那就是 就出来了,对於周璇唱《马路天使》,一个《四季歌》,一个《天涯歌女》,实际上这个东西是个新东西,为什麼呢?过去没有这样的,她要唱这样的 有一个过程,就像她掌握了对位体的办法很不容易,但是他还是掌握了,她个人很灵巧的,先给她讲如何唱法,她就马上了解了 
  姚莉:其实他们夫妻的结合,不是说爱的结合,因为有一种叫报恩,周璇一直没有严华没有今天,严华一手提拔她,周璇跟我一样 上海人,国语都不懂,严华教 严斐也教,然後她有今天这个样子,她後来红,她觉得 当然也不错了,严华那麼红 也那麼漂亮,就是说嫁给他 
  沈寂:应该说最早帮助她发现她的,就是後来跟他,结为夫妻的严华,是一手培养她,没有严华可能没有周璇,应该这样讲 
  朱钟华:那时候她在百代公司的时候,跟严华还没有离婚,他们是一对嘛,严华也会唱歌 也来录音,严华还会作曲,不过做得比较少,本来他们蛮好的 
  严斐:我知道的就是,那时候周璇拍戏,但是她准有一个男主角跟著她,比方说那时候的白云,石挥 赵丹 包括韩非,拍完戏嘛 大家一块拍戏嘛,她一个女孩子总要送她回家了,可是我哥哥,到她死了以後他还惦记著她,我哥哥对她有感情,很喜欢她,他那个是对她发脾气,闹脾气那是嫉妒。因为他爱她,所以他嫉妒 
  陈燮阳:像《香格里拉》这样的歌曲,香格里拉,我说有多少人知道这本是小说,《消失的地平线》这本小说,但是知道这个歌的人多,是不是啊 我说,有了小说 後面,只有有了《香格里拉》的歌曲,才会现在有香格里拉饭店 
  陈永业:欧阳飞莺她的,歌唱的技巧很棒,学过声乐,所以我觉得她唱的很棒 
  姚莉:我很欣赏聂尔,我到昆明去玩儿,我姐姐在昆明,我说我晓得聂尔是昆明的,她说是昆明的,我说你带我去,带我去到坟墓去跟他鞠个躬,我好喜欢他作曲,他作了一个《铁蹄下的歌女》,王人美唱的,那个旋律美的不得了,会感动的 唱的会哭的,他的歌都会(让人)哭的,很年轻就去世了 
  解说:贺绿汀1931年考入上海音乐专科学校,曾经为先後为明星,电通公司等公司创作电影音乐,为很多歌星创作大量的电影歌曲 
  主持人:这个灯我们上海人叫它蝴蝶灯,由於它可以上下拉动,我们又叫它葫芦灯,从前的亭子间裏,都有这样的灯,我在想当年 贺绿汀先生,就是在这样的灯下,创作他的《天涯歌女》,後来他走出了狭小的亭子间,离开了上海,走向更大的空间,他的歌也随之有了很大的变化。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