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韶华,随风舞 ......

gone with the wind from old Shanghai

 
 
 

日志

 
 

央视《一百年的歌声》第四集-视频及解说词  

2009-04-02 12:57:48|  分类: 时代曲大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集 展示

 

第四集 解说词

 

  主持人: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情是看电影,常常到红都电影院,什麼电影都看,我记得那时,有一部电影,应该是你《霓红灯下的哨兵》,在这部片子裏边,不只一次地提到了,百乐门舞厅,而且我在年长一等的人,嘴裏也听到过百乐门跳舞厅,我当时问我爸爸,百乐门在哪儿,爸爸对我说,就是现在的红都电影院,红都电影院,就是当时的百乐门 
  蔡承瑞:这个百乐门这个地方,是上海繁华的,另外一个缩影,就是那些有钱的人,有钱的太太,跟家庭裏边的,这些社交到那裏去的,那个地方是闻名的弹簧地板,这个地板是弹簧的,那麼规模是在上海来讲,当时是最大的 
  解说: 
  40年初的上海,中国现代流行歌曲的先驱黎锦晖创办的明月社已经成为昔日的风景,但是由他开创的流行歌曲热潮,此时却在整个上海滩弥散开来。,这时的很多人都用更加迷醉的生活方式,,来抵抗孤岛给自己带来的狭小的天地,这一点在舞厅裏表现得尤为明显,当年的影星徐风,仍然记得当时舞厅的情景 
  徐风:就是眼睛瞟你一下,你就这麼来一下就完了嘛,舞女都坐在椅子上都坐满了,你买了舞票,按规定你跳一次舞给一张舞票,那麼你找谁跳都行,你看她坐在那儿你到她面前,你一打招呼,她马上就站起来陪你跳,跳完了你给她一张票,这是正常活动 是吧,那至於交情什麼,俩人又谈点什麼感情了,那麼就是票子就是一次一把了,不是一张了,是吧,有的时候就不用票了,这都无所谓了,外头吃饭的时候现金就过去了 
  姚莉:其实我到百代去,只有三个最大的大牌,周璇 龚秋霞 白虹,後来就是轮到我了,我第四,他们很多人以为,周璇以後就到我了,因为他们叫她金嗓子,我是银嗓子,他们以为周璇下来就是我了,我说你们错了,我才轮到第四呢 
  姚莉:进去就有一个台有乐队,然後我就站在台上唱,中间有个舞池跳舞的,每个人都去跳舞,但是到我唱九点半的时候,一个人都不下去跳舞,就乾脆坐在那儿真的听你欣赏你的歌,当你唱完了,他们就一个一个去跳舞了,有舞女的 有舞女,撕一张票子给他,他买了十张票子,他可以跳十个女孩子不同的任你选的,那麼跳了一个一张票子,跳了一个一张票子,很好玩的 
 
    庄康表:到百乐门舞厅去的话,五千块算什麼,不够一个晚上的花费,我说的五千块是可以 
  一个月的生活了,但是他们去花一天晚上,花一天晚上都不只五千,喝酒呀 斗阔呀,你喝什麼酒我比你贵,你喝那个酒是三千块,我喝那个酒1812(年)的那个,应该是八千块,一万块 开一支,好呀 你再来开一支,这样的差不多两万了 
  严斐:我受了三个酒鬼的影响,第一是吴永刚大导演 ,酒鬼,金焰 刘琼,就在金焰家的是一个大花园洋房,他自个儿有健身房,院裏头他养狗 养猎狗,他要打猎去猎枪什麼的,我们晚上回去就Briage桥牌,现在桥牌好像挺时髦的时候,其实我们解放前天天打。 
  解说:在中国人的眼裏,民以食为天,,但在一些上海人眼中,服装的位置却拍在首位 
  沙娜:当时的这个演员吧反对,主要都是什麼很考究的,有的演员就是服装,就是出去的时候,都穿一些 都是一样的,你比如说绿的旗袍,绿的耳环 绿的皮包绿的皮鞋,要是白的旗袍戴花的话,上面什麼(颜色)花儿,皮鞋也是 白的皮鞋,上面什麼咖啡(色)的花儿,耳环 皮包全都是白的,就是比较讲究的都是穿一套,出来时候都讲一套一套这麼穿 
  严斐:跟刘琼在一块生活是好,他在愚园路花了75两金子,买了一张那个曾经住国外人,就在愚园路的花园洋房,现在还在,甚至於青年刘琼的生活中,有一个杂志《LIFE》,就是讲这个美国人,外国人的生活LIFE,当时比方说抽派普 都学,用一个小架子放那儿,什麼时候抽哪个换哪个烟叶这样,咖啡多少搁多少水,熬出要闻那个香味儿,要熬咖啡 
  姚莉:他们是跟龚秋霞 陈琦,大姐最大是(龚秋霞)到陈琦,到陈娟娟 然後到张帆,她们四个开一个咖啡馆叫四姐妹,好红那个时候 
  张帆:明月歌剧社登了广告,招聘这个演员,他是规定要14周岁,那麼我那时候才13岁,不到14岁,那麼後来姐姐看到这个说你去报名去,後来那个是白虹跟黎锦光两个人考试,考我 让我唱了一个歌,我记得那个时候唱了夜来香,是那个谁,是那个黎锦晖做的那个,老的夜来香,那个试了一下,试了一下以後呢,後来就取我了 
  解说:40年代喜欢黎锦晖的歌的人已经人到中年, 
  更年轻的歌者与听众把自己的喜好轻易地转向了黎家的另一位才子, 
  他就是黎家八兄弟中的七弟,黎锦光 
  黎锦扬:是第七哥,他也是跟著黎锦晖跟我二哥,也在明月歌舞团,他是做这个指导,也是编歌 编曲,他编的几个曲也相当有名的,《夜来香》都是他编的 
  黎锦光:我的《夜来香》,是四四年才做的,我的《夜来香》做的时候,正是热天 夏天 ,是这个时候,这个唱片公司,我晚上要录京戏的时候,他有讲好是八九点钟来,结果等到了差不多十点钟才来,在这个等的时候呀,那麼我就把这个後门开开,很大的後门 朝南的 
  南风吹进来,很风凉的 那麼远处那个夜莺,猫头鹰那个咕咕咕叫,我这个诗兴发了,我就编这个词,我说我来编个歌看,那南方吹来清凉,那夜莺啼声凄,到第二小节了 
  黎南洋:完了以後,他就搁在那办公桌的那个筐篓,就是桌旁一个铁丝网一个筐裏头,就搁在那儿,他经常是这样好像,作完歌,谁愿意看 谁愿意唱 谁就唱,搁了以後,听说有些来录音的,什麼周璇 姚莉呀,或者谁谁谁都哼哼过,但周璇就觉得好像唱得不太好,李香兰当时在演一个什麼电影,她来了,来了以後她看到这个谱子,她就在那儿唱,那南风吹来清凉 
  张帆:那夜莺啼声凄沧 
  陆震东:我说你说看看,你的《夜来香》,有五六十个人翻唱,原唱当然是李香兰了,我说究竟谁唱得最好,这一点是黎锦光跟我说的,他说是邓丽君唱得最好,他说著了 
  郑德仁:张露是这样的,张露这个女孩子,她正好跟我一起出来工作,我到的高斯满工作的时候,1942年她也到乐队裏当歌手,她原来电台裏边唱,唱得还不错,在舞厅裏边很受欢迎的 
  解说:40年代末,甜姐社的头排明星张露在那时很有观众缘 
 
   张露:很多的歌是歌我都喜欢 但是呢我也不知道,我唱得好不好,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的唱片很卖钱,所以呢,公司对我好,那个我唱的夜总会,那些老板也对我好,所以我蛮开心的,总不给我下去,拍拍拍到了三个,三个之後 还不给我下去,他们就站起来拍,唱四个下去 
  解说:一个写了上千首歌词的作者给自己起了一个优美的名字,陈蝶衣,他的众多作品至今仍被人传唱 
  陈蝶衣:作曲当时叫陈歌辛,陈歌辛现在也不存在了,当然跟黎锦光也合作过的,黎锦光有一首《夜来香》,是很出名的,我写了一首《香格里拉》,找他写这个 作曲,我跟他讲就是要像《夜来香》,那麼一种情调,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他替我作曲,这是我跟黎锦光也合作过,这也很有名的《香格里拉》,後来是酒店都叫香格里拉 
  王邦声:陈歌辛作曲做得不错,写的什麼,《讨厌的早晨》,《玫瑰玫瑰我爱你》
  
  金娇蓉:我姐夫是他随手就可以,写一个歌出来,有时候我到姐姐家去,他在写曲嘛,我记不得,《玫瑰玫瑰我爱你》,後来在美国,人家很欢喜这个歌太好了,人家买这个版权买过去,指挥非常漂亮,你说问我,我肯定是外行了,我不大懂,我反正觉得他指挥非常漂亮,他欢喜吃红茶,大姐对吧,我只记得他,红茶裏面放些白糖,穿衣服很大方的,他人漂亮嘛,我姐夫是个很漂亮,跟我姐姐真是一对呀 
  金娇丽:在学校裏他是老师我是学生,那时候就认识了,我记不起来了 
  陈铿:实际上就是天才,他就包括吴祖光讲,就是他你看他平时就是,照样呀陪妈妈陪亲戚玩,甚至要打牌,他不喜欢搓麻将,但是喜欢打梭哈 对吧,他们会玩也会说说笑话什麼的,那麼他这个电影来了,这个要完成任务的,照我叔叔的讲法就是,你看他平时照,钱也用了 玩也玩了,到最後一个晚上通宵,第二天早晨就是,谱子都放了一地,但是东西也完成了而且是上好的 
  主持人:上海的冬天不好过,常常是这样的,阴雨绵绵又湿又冷,家裏边要是没有暖气,没有空调的话,那就跟外面一样的冷,但是这个时候有个好去处,舞厅 那裏边有热度,不过到了夏天的时候,他们就很早,就会在门口挂一张牌子,上面醒目地写著 冷气开放,到了冬天的时候,有些考究一点的跳舞厅,还有热水厅,要没有的话 也没关系,你进去以後先喝一杯热咖啡,或者一杯热茶,然後跳上几圈,这时候你就会热起来,而且这种热度,随著乐队的激情演奏,一起飘到了马路上 
  解说:当年舞厅的数量越来越多,,规格也越来越豪华,,舞厅伴奏的乐队基本上是由俄罗斯人和菲律宾人组成的 
  林默予:乐队就是四五个人,就敲敲打打的就够了,不是很多人,顶多七八个人吧大鼓 嚓嚓摇那个,反正是镲什麼都有 
  蔡承瑞:黑人唱的歌,我们也很喜欢,以为他带有一种力量,有Sweet Home,还有些Black Joe,当时也有这种插曲的,他是用这种节奏的 梆~ 
  潘婉华:我那个时候喜欢看外国电影,有些音乐一般听听的,外国电影不管你看得懂,看不懂我总是喜欢要看的,看电影看的满多的,一般是看电影,有什麼好听的歌呢,流行了就会唱了 
  解说:上海滩像海绵吸水一般模仿著好莱坞最新的花样,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好莱坞的娱乐业的商业机制也被上海的唱片公司,电影公司全面采纳 
  凤凰:38年39年40年,那个时候小公司电影公司很多的,我们有一个大的公司,不是 那个时候国华公司 ,新华公司艺华公司联华公司多的很 
  徐风:当时的电影是什麼情况呢,电影界 都是私人办的电影公司,公家也有但总的说是私人办的,那时候有什麼呢,有新华 艺华 国华什麼的,有三四个大公司,那麼这个大公司呢,就是说演员都是固定的,你国华的演员你跟我签了合同,你就是跟我拍片,你如果是到了别的公司去拍片,你就是违约,每月固定工资,拍不拍戏都一样,比如说头一年多少,第二年增加了,第三年又增加了,那麼大概多少钱呢,现在算来吧,也就合个两三千 三四千块钱吧,就等於老板 根据那个戏的多少,镜头的多少给你一笔奖金,那麼奖金当然比工资多多了 

   凤凰:社会活动有的,有时什麼剪彩呀,演唱会呀 有什麼活动呀,纪念会呀 那时我们演员都去的 
  徐风:剪彩怎麼回事呢,就是哪个买卖家要开张了,比如哪天开张 10点钟开张,报上就登了,请电影明星 什麼周璇 周曼华,舒适 徐风 什麼剪彩什麼,就是这个意思吧 
  朱钟华:我们有招待费的呀,可以报销对吧,我们招待了他们当然可以报销,那麼这个完了以後呢 ,百代公司付稿费,付稿费呢他也是直接,直接寄给他以後,直接到财务科去领 
  张帆:周璇她是这样,100张唱片裏头她抽6%,那麼像她们这样的名演员,我那时候还没名气 ,没什麼太大的名气,所以他跟我签合同的时候是4% 
  徐风:我跟周璇好象合作两年多吧,这6部戏吧,我这个人也是挺老实的,所以我跟她两人关系我後来回忆一下,没什麼打打闹闹 开开玩笑,不太多 
  舒适:她平常不大有什麼表情的,也没有什麼嘻嘻哈哈笑什麼的,难得一下有的时候,触动了她的哪根神经了,一句话 她哈哈哈哈一大笑,笑完了以後 脸又涨的很红,觉得好象自己很失态,就是这麼一个拘谨的人物 
  林默予:周璇呢她就是比较文静的,在一边坐著,别人聊天呢,插上一两句话,最爱看她的就是那麼笑一笑,很随便的笑一笑,反正我就觉得是很天真的 
  黄奇智:戏裏头呢她还是,电影裏头的《马路天使》,周璇演得很纯真很活泼的一个小女孩,可是也是一个小可怜,那麼这样子呢,对中国人的胃口是特别的,很接受这一类的,因为你可以把你的,同情心放在她身上,你觉得有人比你更可怜 
  周民:她的手拽著我坐在边上,我也不愿意听他们讲话,那麼就跑到院子裏去,拿著盒子啊或者手绢,抓住一个蜜蜂 蝴蝶什麼的,装到盒子裏 拿回来,然後叫 她在房间裏叫好多人叫拿给她,她就数落几下,拿到门口放了,小孩大了 不要玩这些东西了,又把我拽到边上,叫坐在边上 手紧紧抓住我,我总的感觉就是好难过。 
  顾也鲁:我们在香港的拍戏的时候,後来我们就到摄影棚去,坐汽车,後来她一看那个汽车的计程表跳了,她说我们快到了,我们下车吧,再下去又要跳出来,又要有新的价钱,她就付了钱 拉著我走起来,她说到摄影场也不过是200多米吧,我们溜达溜达就去了,所以我也常常想念她,可是现在想念她有什麼呢,就是看看她过去我们一道拍的戏呀,作为纪念吧。
  又看看录影 ,看看vcd 
  主持人:在江的这边,虽然日本人被打跑了,可是 老百姓还是觉得,这日子不对劲呀,虽然没有了毛毛细雨,但是这个天空还是阴势势的,而这个时候,在江的那一头,一种由西北秧歌改编的歌曲,已经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