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韶华,随风舞 ......

gone with the wind from old Shanghai

 
 
 

日志

 
 

如果这也算“怪异”的话,那也真的无所谓!   

2009-07-25 20:14:56|  分类: 新近创作与怀旧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07-24 22:26
分类:人生感悟

注:这是代一位“朋友”“捉刀”的作品,这样的事情,今后不会再有,因为这个故事实际并不存在,是其想给自己脸上贴金而撒谎让我动笔、然后其贴到自己博客上去的,太TMD虚伪了!

      上周,我和弟弟为了办事而去了趟华强北,在那堪称深圳最为拥挤的地方,于一个商场门前比较宽敞的步行道上,我们看到一个不小的人群,人群上空向外传来经过扩音器放大的歌声。不时有人停留脚步,靠近人群向里看,也不时有人在听过一会后就离开了。
       我放慢了脚步,走近人群,找了个一个不太严实的空档,直接面对歌唱者。他们是三个青年,其中一个还是残疾人,坐在一把破旧的轮椅上,两个空荡荡的裤管还打着结。他们弹着吉它,陶醉而忘情地唱着也许是他们经过了多次练习、觉得拿手的并且是受人欢迎的歌,他们前面有一个绑在折叠拖车上的大音箱,歌声就从里面传开来。歌名是什么我不知道,总之是我没有听过的歌,但他们的歌声还真是比较好听的。歌声明显地表达着诗样的爱情,也许接下来还会述说友情、亲情......
       他们面前放着一个小铝盆,在我目光所及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气——空无一物,连个钢蹦都没有!
       我看着周围人,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也有几个中年人,他们打扮各异,除了个别人双手抱在胸前、脸上带着一种古怪的笑容以外,其他人的表情......几乎都没有表情!我的心被什么揪着似地疼。
       我把自己的挎包划到胸前,从里面的钱包拿出一张50元面额的纸币走上前去,轻轻放在小铝盆里。
    “谢谢”麦克风里传来其中一人的和悦却又不卑不亢的道谢声。
      我头也不回地回到弟弟身边,拉着他继续朝前走,弟弟说“你还挺大方的......”,我说“只是觉得他们很不容易,你没看到那么多人都无动于衷吗?”他不说话了.....
       约莫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办完事原路返回,那略带沙哑但充满激情的、伴着和声的歌声又传来——我们再次经过那三个青年的卖艺地点——围观的听众也不知换了多少拨了,一种好奇心诱使我再次从人群缝隙中侧身走进去,目光落在那个熟悉的小铝盆里,一种让我无言的窒息感觉袭上来——小铝盆中只有一张钞票,绿色的,50元面额......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我从包里再次掏出10元钱,走上前去放进小铝盆。

     “再次感谢!”依然是那个和悦而又不卑不亢的声音。
       我回到弟弟跟前,他拉着我走远几步,摇了摇头说:“你这样做是不行的,这样的人本来就多,你总不至于全都见一次给一次吧?”
     “好歹他们总比那些跪在地上骗人的乞丐强吧?”我愤愤地说道。“你没看见其中一个还是残疾人吗?如果每一个稍做停留的人都能拿出哪怕一块钱,无论是向他们劳动的致敬还是对他们技艺的尊重,都是能够做到的。几个大小伙子如果唱了一下午,都换不来一顿普通平常、稍微象点样的晚餐的话,我想象不出来那能算什么事!我不知道到底是我显得怪异还是其他人有毛病!”
       弟弟沉默了。
       或许,我真的是一个“异类”........其实在面对很多事情的时候,我不假思索就去做了,做我觉得我可以做、我能做、我也做得到的事情!OK,如果这样也算“怪异”的话,那也真的无所谓!
       我想,我的弟弟还是能够理解我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