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看韶华,随风舞 ......

gone with the wind from old Shanghai

 
 
 

日志

 
 

【转帖】听吴思远说香港邵氏片场的“上海帮”  

2010-01-17 15:05:02|  分类: 文艺视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了邵氏以后我先到剧务组报到。当时还没有流行制片,就是剧务剧务主任全管,大陆叫制片主任,其实他身兼两边的东西,下面一两个人,有剧务,有蛇仔,就是打杂的。剧务组的头,姓严的是以前上海一个很有名的公司他老板的儿子,严幼祥,他对我很照顾,把我派给一个最有学问脾气最好的导演,罗臻,他真的是学问不错又很斯文,但因为人太好,一直都是不太出头。他就把我派过去。因为我有占便宜的地方,我上海话讲得很好。当时绝大的势力都在上海帮里面,不要说罗臻,就是严幼祥,也是上海人。这些老摄影师,也是上海人。所以我进去以后就如鱼得水。他们从大陆出来,广东话都讲得讲得别别扭扭的,我跟他一讲上海话,这些老人就觉得心里特别舒服。我跟我师傅罗臻一直讲上海话,从来不讲广东话的。还有陶秦这些大导演,电影圈里面就是,有辈分的都是上海人。但不一定绝对是,我统称上海人。当时那个私营主董先生,好像是中国第一个,外国人教他拍电影的,他做领班,上海人。他儿子是邵氏第一把交椅,也是上海人,我跟他们都讲上海话。所以我在上海出生这个优势,到了邵氏就发挥到了。那时候邵氏第一把交椅的剪接师姜兴隆,也是上海人。我广东话和上海话都讲得很流利,所以我在那边是得天独厚。

       干我们这一行,人缘非常重要。因为这个是一个大连业,需要很多人脉,如果自以为了不起,不跟人交往,机会就少了很多。那时候因为我做场记,总要跟道具服装这些人有联系的,尤其我会讲上海话,有时候就会跑到摄影办公室,摄影师在里面休息,我进去跟他们聊天,他们就教我那些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而且因为关系好,他们会让我看镜头,以前那个机器那么大的一架,不给随便看的,他们觉得这个是吃饭的饭碗,碰都不能碰的,一碰他就要挨板尺。因为我们做场记要写,这个是中景、远景、特景,但是如果跟他们环节不好,就看不到了。所以我觉得,做电影啊,人脉关系好,跟人家交往得好,占便宜。好像曾志伟就是,曾志伟是武行,而且也不是受过训练的,就是来玩玩。他这个人脑子灵活,没有多久就当导演啦,和徐少强的[踢馆]是他第一部。所以做电影这一行是另外一个江湖学问,不是学院学,有些本事蛮好的,一辈子都不得志,我很替他们可惜。有时候学问什么的都好,就是不知道怎么去贩卖自己的东西。

       我参加的第一部片子,是罗臻的,在我进去的时候已经拍了一大半。当时老板很喜欢,虽然他的戏一般不太大卖座,但他拍得有文艺气息,而且人很斯文,所以老板就很看重他。他就是[夜半歌声]的导演,马徐维邦的徒弟。马徐维邦是中国有名的导演,也很斯文,演员拍来拍去拍不好,他也不骂人,自己用头去撞布景板,“哎呀我真是命苦啊,我怎么拍来拍去拍不好呢”,他就怨自己,那演员就更加内疚了,这个趣味要跟过他才会知道。这些都是罗臻告诉我的,他前两年也过世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